首页 > 财经 > 上市公司 > 金花大酒店波折终易主

金花大酒店波折终易主

2024-01-02 19:29


  2022年3月23日,金花股份(600080)发布公告,正式宣布邢博越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一坚和金花投资黯然“出局”。

  控盘后的邢雅江及邢博越父子,开始对金花股份业务进行重新梳理,回归医药板块主业,加速剥离亏损资产,以求轻装上阵。

  其中,便包括位于自2006年并表后就一直亏得很稳定的——金花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花大酒店),邢雅江通过名下关联公司公开拍卖方式3.45亿元将其收入囊中,目的为“维护金花股份核心利益”。

  当然,也有反对者。

  2022年4月26日,吴一坚控股公司金花投资集团即在官微发布一份《公函》,举出邢雅江一方多项“问题”。包括“以低于市场价格约10亿元的低价,将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拍卖给其相关公司”。

  而在经历曲折离奇的资本大戏后,上述交易于2023年12月28日再度生变,积极剥离酒店业务的金花股份,究竟能否走上专注、健康、平静的发展之路?

  15年亏了3.36亿

  据此前媒体介绍,金花大酒店旗下核心资产为2003年开业的西安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位于古城大南门外繁华地带,近邻明代古城墙,是由金花股份投资,豪生国际酒店集团管理的高档酒店。

  2006年,因前陕西首富吴一坚所控企业挪用金花股份资金,其名下公司所持有的金花大酒店99.05%股权被作价折抵占用公司资金而并入金花股份。

  自此,金花股份多出酒店这一突兀板块,金花大酒店也连年保持大额亏损,每年折旧和经营亏损合计近2500万元,2006-2021年间亏损金额合计33589.07万,拖累上市公司长达十余年。

  图片来源:金花股份公告

  据公司公告,截至2023年9月30日未经审计数据,金花大酒店资产总额34445.83万元,负债总额3399.66万元,净资产31046.17万元,营业收入455.49万元,净利润为-1,041.38万元。

  图片来源:金花股份公告

  眼看辛辛苦苦“卖药”赚的钱被酒店不断蚕食吞噬,股东们也颇为着急,从2013年开始就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不断询问酒店业绩及处置进度问题。

  对此,上市公司曾于2015年回复称酒店亏损主要是折旧和摊销所致,公司一直有处置酒店的计划,但不是一定由大股东收回,且酒店资产规模较大,处置需要时间。

  图片来源:投资者互动关系平台

  2022年3月,邢雅江父子控盘前夕,上述“拖油瓶”处置事宜终于敲定——为提振公司业绩,聚焦医药工业,维护股东利益,金花股份拟通过公开拍卖方式转让金花大酒店100%股权,底价为36893.88 万元。

  至于原因,自金花股份进入邢雅江父子时代后,金花国际大酒店连年亏损且其非公司核心业务,金花股份自然希望摆脱亏损资产,轻装出发。

  另一方面,鉴于金花大酒店开业近 20 年一直以来酒店未做大的装修改造,装修老旧,硬件设施设备不同程度地老化,目前土地年限至 2035 年期满,仅剩 12 年,届时公司可能面临补交较大金额的土地出让金的情况。

  之后,金花大酒店公开拍卖转让进展缓慢,由于自身处于经营受困现状,加之受疫情因素,酒店于2022年末才完成“左手倒右手”拍卖处置。

  时隔一年再度生变

  2022年12月15日,西部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投资”)以36900万元举牌,通过公开拍卖拿下金花大酒店100%股权,在减免2447.37万元后,股权转让价款最终敲定为34452.6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顶着酒店连年亏损的糟糕业绩选择接盘的西部投资,亦为金花股份董事长邢雅江名下实控公司,邢雅江直接和间接持有西部投资99.7%的出资额。

  在摘牌时,西部投资明确表示,其受让金花大酒店100%股权是为了维护金花股份核心利益,减少金花大酒店每年给金花股份造成的折旧和经营亏损。

  同时,西部投资约定,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房地产市场回暖,旅游市场获得恢复及酒店经营好转后半年内,将再次以公开拍卖的形式对金花大酒店进行转让,届时如再次公开拍卖的转让价款与西部投资竞拍取得酒店公司实际支付股权价款之间产生溢价,公司承诺将该溢价部分全部无偿赠与金花股份。

  据2022年底协议约定的支付流程,除了5000万元保证金外,剩余2.95亿元款项在转让方出具股权过户书面通知交款后10日内支付至指定账户。结款后2日内,双方开始股权转让及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而如今时隔一年,股权交接迟迟未完成情况下,金花股份似乎等不及了,2023年12月28金花股份公告,就转让价款支付方式进行变更:

  由西部投资再向上市公司支付1.26亿元,再加上之前支付价款5000万元,合计支付1.76亿元,占全部股权转让款(3.45亿元)51%后,即可经审议开始股权转让登记。至于剩余的1.69亿元股权转让款,于2024年12月31日向上市公司支付即可。

  金花股份表示,此番变更在于加快完成金花国际大酒店股权转让事宜,尽快回收转让款项,减少公司财务费用,更好地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

  也就是说,金花股份短时间内或很难拿到全部价款,转而选择先将这51%股权对价“落袋为安”,尽快剥离酒店这一烫手山芋。

  另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网络拍卖平台,2023年3月13日,在股权尚未过户情况下,西部投资曾委托另一企业对金花大酒店100%股权进行了公开拍卖,拍卖底价为34452.63万元,与其接盘价格基本一致,但这场拍卖无人竞价,最终流拍。

  图片来源:中投平台

  2023年12月18日,金花股份实际控制人,邢雅江之子邢博越将持有的公司5327万股股票质押给万向信托股份公司,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2.70%,占公司总股本的14.27%。

  而西部投资在变现金花大酒店未果,一时又拿不出“尾款”,或也是变更背后深层原因。据此记者致电金花股份董秘办,对方称不清楚大股东是否有资金紧缺,而邢博越质押股权可能是因为他个人的流动资金想要用一下。

  新掌门时代

  自金花股份股权之争和公司内斗尘埃落定后,金花股份进入邢雅江父子时代,市场和投资者普遍关心的是,在新掌门人带领下,金花股份未来如何发展?

  记者注意到,金花股份给出的图景是聚焦主业与医药大健康产业,同时加重研发投入。

  首先是剥离非核心业务,出售持续亏损拖累上市公司业绩的金花国际大酒店,即为金花股份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与资源配置,同时,公司将所持有的参股公司重庆医药集团陕西有限公司8.39%股权转让给陕西祥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1418万元。

  其次,金花股份大的动作是于2022年2月28日,与西部投资签署《关于支持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做大做强的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在医药大健康领域建立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关系,算是新掌门人掌权后给公司的一针强心剂。

  据金花股份披露,双方将围绕医药产业产品研发、医药项目投资、并购、融资等领域开展合作,以实现金花股份未来发展战略的布局。

  随后,在2022年这一年,围绕公司发展战略,金花股份相继设立了陕西宜甄贸易有限公司、陕西萃秦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陕西禾润易实业有限公司、金花汇康医药(海南)有限公司等4家子公司。

  最后研发上,公司计划以自有资金向西安天磊置业有限公司购买其在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办徐家寨社区DK2号宗地上开发建设的融创南长安街壹号项目商品房商住房产,用于公司常宁新区新产品研发与展销中心办公场所。

  但有意思的是,因天磊置业因经营变更,天磊置业毁约并双倍返还的定金2590万元,房产没买成,倒是仅8个月就白赚了1295万元。

  不过,按照金花股份聚焦主业与医疗大健康的战略,目前来看,还没有重磅的动作披露,特别是与大股东关联方的框架合作,能带给上市公司什么,尚需时间来检验。

  此外,据金花股份的业绩表现,因诉讼拖累,2021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出现亏损,也是近10年首次亏损,2022年扭亏为盈净利润3345.95万元,而据公司2023年前三季度报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9.03万元,同比下降89.35%,业绩表现一般。

  “但现在我们已经过了公诉期了,应该就没有最新的(诉讼)了。”上述董秘办人士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自邢博越成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后,金花股份的股权变动依然暗波涌动,2023年6月,公司股东世纪金花股份有限公司减持公司股份732.74万股,占公司普通股总股本比例为1.96%,套现约6221万元。公司股东新余兴鹏同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减持公司股份841.34万股,占公司普通股总股本比例为2.25%,套现约6569万元。

  而据金花股份去年12月公告,邢博越则将持有的公司5327万股股票质押给万向信托股份公司,累计质押公司股份532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2.70%。

  聚焦战略尚未真正亮剑,当下业绩亦有所承压,显然,金花股份仍面临不小挑战。

相关推荐

小鹏汽车:2023年交付14万辆车 同比增17%

阿里巴巴:2023年以95亿美元的总价回购了总计8.979亿股普通股

美图大模型通过备案将向公众开放 成为目前通过备案中唯一专注视觉领域的大模型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